鹿青崖

我振作了!!!

争取这个月把你与诗歌更完

扶苏相关看情况有时间就写

这次想看他和谁的故事了呀 如果有人感兴趣可以留评)


疲惫又心情低落

虽然之前的两篇文都咕了特别久但还是想继续咕

我这么没用的人居然还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写出能给大家带来快乐和温暖的文字 真是......


旧剑梅林[你与诗歌]系列缓更通知

大家稍安勿躁...这个系列我会更,我肯定会更...但是最近由于心理状态上的一些问题和三次比较忙,暂时缓更...谢谢大家


我不想更文了 我觉得我写得太垃圾(落泪)


一个侍读的故事

一  

  侍读的公子是皇家的公子,生于钟鸣鼎食之家,锦衣玉食的同时家教也森严得很。尤其公子又是皇家的嫡长子,有时他看看被父亲当小猪养的小弟,心里难免有些嫉妒。

  侍读就是这时候来到公子身边的。公子那时还小,弟弟妹妹们在窗外笑闹勾得他读书的声音都抖啊抖啊的。

  小侍读看了很是心疼。可他入宫前父亲就叮嘱过他,公子不仅是一家的嫡长,算来圣上已经几乎认定了他就是未来的继承人,公子的锦衣玉食必得以无忧的童年为代价。



  后来小侍读长成了少年身量,他的公子也大了,有了些翩翩少年模样。若不是因刻苦用功而深居简出,恐怕真会成了一众姑娘的梦中情人。

  侍读看着他的公子从雪团子一样的幼童长成修竹般温润如玉的修长年轻人,从与他对做拘谨到能执着他的袖子与他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也会生出些与年龄不符的感慨来。更兼有时侍读陪着他的公子帮圣上分忧,听着年轻人用不疾不徐的嗓音将一切有条不紊地分配下去,竟然感到一种由衷的自豪,伴之而生的是浓浓的悲伤。这两种感觉撕扯着他的心,几乎要把他生生扯成两半。

  少年情事老来悲。可他现在追忆那一不小心就让它溜走的岁月,眼里却只有他们的、他的公子身披玄色大氅,边迈步边与人商议某事对策的一幕。那时他的公子大病初愈,本就白皙的肤色在阳光下竟显出苍白的颜色来。公子单手扶在身边人的肩上低声絮语着什么,偶一抬头目光正撞进侍读阴影下的眸子里。

  侍读至今仍记得那一瞬间他的公子唇边绽出的,混杂了温柔、戏谑与令人安心的宁静的笑颜。那样的笑容与当时公子眸中氤氲起的浅淡笑意,一起成为了侍读小心翼翼珍藏了一辈子的画面。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可惜后来这一切都成了泡影之梦。他俊秀儒雅的公子成了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反而是原先被当做小猪养废了的幺子手握大权又大权旁落。默默跟在公子身边的他成了三川郡守,只是他看着战火飘摇下的江山,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他的公子手肘撑着书案阅读政论,午后的阳光斜斜地透进来。他的公子撩起眼帘,见他进来唇边便勾起一抹温润的笑,活动一下略有些僵硬的身子给他让个地方。待他坐下,公子就会指向刚刚引自己思索了一阵的句段,问上一句汝观此句何解。

  从前他们的日子平淡如水,尝起来总说不甜。后来他失去了他的公子,才意识到那样的日子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盅无法下咽的苦酒。

  就像从前以为前面铺着锦绣,踏上去才知道是万丈深渊。而他深深跌落,万劫不复。



  那天的战斗的确激烈。从前的侍读、现在的将军看向对面人们一张张愤怒又坚定的脸,便已料定了自己的结局。

  那又怎么样呢?侍读勒住马,抬眼望向无尽的苍穹。

  他看到那年,就在他还年轻的时候,他的公子、略显苍白的皇位继承人,身披玄色大氅向他走来,微笑如水的样子。

  ——从前我说若真有那么一天...现在我说若这一切都是真的。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请公子...等等臣下。



  “你问李将军?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成芝麻烂谷子啦...”

  “李将军啊...是李丞相的长子,据说还是公子扶苏的侍读呢。要说那公子扶苏也是可惜...”

  “唉,人老了说话就是容易跑题,年轻人你别介意啊。李将军待我们那真是不错,死得也真是...”

  “过去的事啦,老头子我也记不清铺。可是...唉,也兴许是我听错啦。李将军去时我恰好在他身边,好像听见他说什么...让什么人等等他。战场上那么乱,说不清喽。”


更文之前想说点什么...都多少年过去了啊。我今年十几岁的姑娘,喜欢上大秦的长公子殿下也已经快十年了。从我小时候开蒙读到那段故事时我就喜欢他,一直都很喜欢他,粗略算算喜欢他的时间已经比我不知道他的时间要长了。这么多年过来我看到任何关于沙丘政变、关于公子扶苏塞上自刎的记载还是会很难过很想哭,甚至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就掉眼泪了。和朋友聊天科普秦朝历史科普到这我都得先平复一下自己情绪再说下去。两千多年前的事了,说起来就是这么可笑,这个两千多年前死去的储君,他的一切都已经掩埋在历史尘埃里了,可他仍然是我的意难平。想想很有意思,一个腐朽得甚至尸骸都没有了的人影响了我的一辈子。我爱他最疯狂的那时候逼着自己把整本诗经背下来(虽然最后《颂》中的少数诗我实在背不下来而且大多数背过的现在已经忘了),唐诗宋词没有哪本没背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能离他近一点(要不是那时候没时间跑图书馆我可能真会把四书五经也背下来,万幸万幸)。也感谢他为我的语文成绩所做的一切x


说来说去我就是觉得很有意思,这个举代称贤又被称作愚忠愚孝的男人就这么影响了我人生的轨迹。或许等到我老了想起他来还是会觉得心酸又温暖吧,但愿不要少年情事老来悲。


下一篇文cp向预告:扶苏李由


(旧剑梅林♂)你与诗歌万世长存[二]

   宴会厅里乱作一团。白发 的梦魔任由这次庆功的主角拉着自己的手重新踏入一片喧嚣,偶然间的抬头一瞥就仿佛对上了暗处的一道目光。

  摩根。梅林想了一会才想起那是谁,又在自己漫长的记忆中翻拣了一阵才找出有关这个女孩的一段记忆。

  

  “无情的白天毁灭勾结,

  想让你年轻的白天变成黑夜。”

  

  所幸摩根只是看了他一小会就把目光转向了不列颠的红龙,整个人站在暗处好似一尊苍白的雕塑,只有消瘦纤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一个幼童的金发。

  看到那幼童的一瞬梅林心下一震,连脚步都滞住不动了。那孩子有和他的阿尔托利斯一模一样的金发和眉眼,只是形容同摩根一样的苍白消瘦,有些瑟缩地望向大厅中央的二人。

  

  “我看过辉煌的旭日,

  用高贵的眼光取悦山峰

  用金色的脸庞亲吻草地,

  将小溪抹上光彩。”

  

  梅林经常会想起从前的那个预言。预言里他的阿尔托利斯拔出石中的宝剑,守护了风雨飘摇的不列颠。

  可是梅林有时也觉得潘德拉贡家那点子破事实在难说,算下来没准最后的终焉就落在他的阿尔托利斯身上。想到这梅林就有些火大,虽说梦魔天生情感认知出奇钝感,但对于乌瑟王做的那些事情梅林还是难以启齿,虽说这事里也有他一份功劳。看到那孩子的瞬间梅林就知道他怕是闯祸了,德鲁伊们的预言语焉不详,只是那孩子看起来更像是潘德拉贡家血泪纠缠的恩怨的了结者。

  

  “我不会宣扬你的爱情,

  怕我的罪恶让你蒙尘。”

  

  梅林想着事情出神太久,换来半大狮子在肩膀上不轻不重的一爪,和一句略带些关心的“老师最近怎么总是走神,有心事吗?”梅林边打着哈哈说没事没事阿尔托利斯想多了,一边情不自禁地看向红龙耀眼的金发。吟游诗人的吟唱此刻清晰了,伴着这声音男人们饮酒大笑,偶尔听见圆桌们窃窃的低语,抬眼会看到执事贝狄威尔时不时扫来的目光。宴会厅里灯光昏黄,亚瑟盯着梅林的眼睛,梅林盯着亚瑟的头发。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时间久了亚瑟干脆放弃了和梅林交流,手揽到梅林腰上就把人往座位上扶。梅林边抱怨他的阿尔托利斯不懂尊师重道一边抬起眸子满屋子看似找美人实则几分钟就往他的学生那里瞟一下,嘴角还要挂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完美弧度。

  但就连半梦魔都没注意到的是,每当他移开目光,刚刚还与人谈笑自若的红龙就会抬起眼,昏黄的灯光遮掩了他面上的微红。潘德拉贡家的私生子、阿尔比恩的永恒之王,碧色湖水般的眼睛里只剩下他的老师嘴角的弧度。

  

  “我的占有是好梦一场,

  梦里风光,醒时无限凄凉。”


TBC

其实要不是被催更我还能继续咕(...)而且我觉得我写毁了(。)

合集和链接这块我不太会弄,暂时麻烦大家,我要是能碰到电脑就试着搞搞...不过以我的智商恐怕够呛(允悲)

以及下篇完结,是刀(再次强调),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预计下月更,而且可以的话我想在这篇完结后更一发旧剑视角的(就一发)x

请大家多多包涵(鞠躬)人物属于型月,ooc属于我


一个将军的故事

  这是个很悲伤的故事。故事里有无名的将军,无名的君主,和一个没有留下名字的储君。

一 

  从前有一个将军。

  将军家是官僚世家,从父亲的父亲就为君主效力。将军这一辈的兄弟两人也少不了入朝为官,幸好这一代的君主年少即位,三人从小嬉笑着长大,君臣间隔阂不那么分明。

  可作为君主到底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后来他们的主君立下了前所未有的大功德,成了天下共主。天下共主与从前的一国之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偌大的国家所有事情都落在那人的肩膀上。偏生主君多疑,从不肯相信兄弟俩外的任何人。

  一天晚上主君把将军叫到自己的书房里,两人像从前那样不顾尊卑等级地相对而坐。那人眉眼间带着三四分的朦胧,眼尾还拖着灯影留下的长长飞红,竟是醉了。

  他唤着将军的名字。这个年近不惑的男人声音里已带上了岁月里浸淫过的沙哑,但唤他的名字还是像两人弱冠时一样好听。

  他说,国势甫定,边疆虎狼般的民族盯着疆内成群的牛羊蠢蠢欲动。话未说毕又伸手去碰酒尊,声音里都有了醉意。

  “身为将军,不就是为了让天下苍生免遭战火之苦吗?”

  将军记得,虽然那时他的主君面颊微红,灯影摇曳下眼尾绯色越发明显,但那对眸子,是闪亮的。

  于是将军应允下来,旦日他的主君酒还未醒他便去了。北地苦寒,连花朵都少见。虽说将军做的就是这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活计,有时还是忍不住想若是此地也有花朵那该多好。



  日子春去秋来,从前凶巴巴虎视眈眈的少数民族被将军领人扁得老实了些,乖乖退回了北面。将军领着三十万大军在北边守着,顺便修了座流芳百世又遗臭万年的大工程,日子流水一样平淡地过。偶尔有一曲单于暮烽起,不过也只是边关生活的小插曲。

  直到有一天他们的主君把刚及弱冠的大儿子打包送了过来,随信说这孩子天天在耳边叭叭烦得很,又只有这一个旧友信得过,托个说辞就说送大皇子来当监军。出了好歹算老子我的,你给我带着这孩子好好历练历练,也好让他知道生活不只有钟鸣鼎食。

  将军看看信又看看人。年轻人身材匀称修长,浑身一股清俊秀雅的书卷气,朔风吹得他双颊有些泛红,唇瓣却依然是浅淡的粉白色,噙着浅笑转过眸子望向将军。战旗猎猎作响,如火残阳正在他身后绽出最后一点光华,有那么一瞬间,将军以为自己看到了二十年前的主君。

  将军的第一反应是,看着也不像天天叭叭的类型啊。接着想许是君主大人他说一别人不许说二的小性子又起来了,也只得心中忍着笑面上板着脸走了套程序,把人留下了。

  后来将军发现这年轻人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倾一国最优秀的资源养出来的苗子能和别人一样吗,这年轻人不但长的好,脑子也好。只是他就属于将军有些不能理解的风流雅士,常常要吐槽几句北地除了雪仍是雪连朵花都没有,皱眉撇嘴的样子和他父亲小时候一模一样。这种时候就轮到将军去顺一顺这条小龙的鳞片,笑而不语。



  后来年轻人也渐渐地大了,从前一身的儒雅清俊更添了稳重之气,也不亏是他父亲费劲培养的称职继承人了。将军偶尔觉得力不从心时就看看他的公子,在脑子里偷偷想想他戴上帝冕的模样,然后对察觉到他目光转过头来的年轻人笑笑。

  将军想,自己还未到知天命之年呢,身体底子又好,还能再多替他的主君守几年边疆,还能看着他一手带大的、他的公子回都城去实现他的抱负。若是运气好些,说不定还能亲眼见他的公子着玄衣绛裳,受万人朝拜。

  可是这一切都被一纸诏书击得粉碎。日子平淡如水,那纸诏书就是水流尽头的漩涡,下面连着不测深渊。

  将军回过神来时已经晚了。公子生性刚烈,将军冲进他的营帐就看到他捂着嘴唇,指缝间溢出触目惊心的浓重血色。他连忙上前扶住那人,那人的小臂无力地垂落下来,青铜重剑咣当一声砸在地上,人也不受控制的软倒在他怀里。

  将军低下头,地上斑斑的血色看着简直灼人眼,让他没来由的想起从前允诺他的公子要去看的十里桃花。怀里的人渐渐失却了温度,将军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



  后来将军死在了牢狱里。他的主君在出巡时忽然病逝,奸佞当道,矫诏赐死了他的公子。

  主君死了,公子死了,连他的兄弟也死了。没人会再替他说些什么,大家都畏惧奸佞的手段。将军最后在牢里服毒自尽,他想,或许我蒙恬奉旨修建长城,挖断了地脉,才遭此天谴吧。

  那为什么这天谴也要降在我的公子的身上?

  毒药发作的很快。将军阖上眼睛,眼前却突然出现那年初见,俊雅修长的年轻人眸光流转望向他,嘴角含笑的场景。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真的好想看看他的公子,着玄衣绛裳,受万人朝拜。

  

  这是个很悲伤的故事。故事里有名叫蒙恬的将军,有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始皇帝,还有举代称贤的大公子扶苏。


【旧剑梅林♂】你与诗歌万世长存

   梅林一向不怎么喜欢战后的宴会厅。干净的梦魔不喜欢醉酒的战士、他们爬满虱子的髭须,尤其不喜欢他们混乱又充斥着男.女.欢.爱的梦境。

  无知又渺小的人类。通常他这样漠然地想,然后挂上完美的微笑大踏步把宴会厅上昏黄的灯光甩在身后。

  这个时候他会想起他的阿尔托利斯。那孩子跟他父亲以及祖父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金发碧眼,小狮子一样俊美可爱的男孩。现在难道也在宴会厅里..?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的阿尔托利斯——或者是亚瑟·潘德拉贡就会追出来,养熟了又气力不小的小狮子一爪按在半梦魔瘦削的肩上,然后加大手指上的力气硬生生把自己的老师掰转过来,正视着那对属于妖精的紫色眼瞳:“老师这样做很不礼貌。”

  梅林移开目光,情不自禁地去触碰王那流金般的发丝。混乱的宴会厅里传出吟游诗人模糊不清的吟唱,大抵又是在歌颂这位永恒之王的传奇。

  可是只有梅林知道。站在他面前修长挺拔的少年只是个还没完全长大的男孩,脸上还带着未褪的青涩。男孩腰间挂着由彼世之神戈万南铸造的圣剑,除此之外,他和那些年龄还小整天只知道寻衅打架的男孩没有任何不同。

  可他这么小就得担起那样的重担。

  想得太多梅林愣神的时间有点长。少年摇晃了一下老师的肩膀才把人叫醒,白发的妖精只好看着他的头发答非所问:“老师也有不喜欢的东西哦。”

  

  “美丽的白天变成凶恶的夜,

  黑黑的长发铺上白白的雪。

   郁郁的大树在凋谢,

  夏季的葱绿层层卷起。”

  

  有时候梅林会做一个梦。梦里有躺在小舟里、裹着苍银铠甲的他的阿尔托利斯,那铠甲上有他不喜欢的刺眼的血色。于是梦里的梅林坐在他的身侧,把德鲁伊的木杖放在手边,手指拂过铠甲的同时刺目的血色就变成了鲜妍的娇花。细小的花枝爬上不列颠红龙毫无生气的脸颊,覆盖苍白的眼睑,直至攀上那头流金般的短发。

  

  “而你也被时光抛弃。”

  

  这种时候梅林会惊醒,犹豫一下要不要去找那孩子——但后来想想这也是命运,于是放下心来不去过多追究。

  他可是很期待这孩子带给他的纹样啊。

  

  “你是太阳、月亮、大地和宝贝,

  四月的玫瑰和无限的苍穹。”

  

  最梅林溺毙在两泓澄澈的碧色湖水中。他牵起王不大但布满细细茧子的手,示意他将自己带回王座边的位置庆祝那所谓的胜利。

  

  “因为爱你我要与时间顽抗,

  他想毁灭你而我希望你长存。”

  

TBC.

  老鸽子终于开始写文了,目测是刀,大概三篇完结?

  史向,但是个人对人物和历史了解都不够多也不够透彻,ooc了对不起(鞠躬)

  以及文采不行,希望大家不要嫌弃..诗句都来自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